【風險提示】謹防知識產權變成“碰瓷”工具

來源:新華日報 2020-05-19 150

       日前,北京互聯網法院判決了一起侵權案。某圖片公司起訴一家網站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,轉發了該公司擁有知識產權的一張夜景圖,要求賠償1萬元。最終法院宣判原告勝訴,但將賠償金額大幅下調至600元。

  這個案件具有雙重啟示。一方面,知識產權是今天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資源和核心要素,對它的保護必須全方位無死角,大到科技創新、知名商標,小到一張攝影圖片,正當的專利權、商標權、著作權等不容侵犯。另一方面,知識無價但產權有價,對知識產權的價格主張不應脫離一般性的社會常識,或嚴重背離自身的價值范圍。

  以該案為例,某公司為這張圖片叫出了上萬元的價格,卻未能提出價值主張的依據,這就難免有“漫天要價”的嫌疑。侵權使用圖片當然該罰,但若不能通過司法判決糾正維權者的“倒掛”主張,就會導致知識產權流通使用不如維權索賠的怪相,這不僅違背了保護初衷,更可能會催生出一批惡意索賠者,把知識產權當作不當牟利的工具。北京互聯網法院對該案的宣判打破了這種“倒掛”,做到了法理與情理的統一,贏得了一致喝彩。

  保護知識產權的目的,是鼓勵創新、肯定智力成果,讓其更好地為社會經濟發展服務。但有個別人把國家對知識產權的大力保護當作一門處于“風口”上的生意,其行為幾乎與“碰瓷”無異。例如,有人利用淘寶的圖片保護機制,在圖庫中找到店家描述所用的素材原圖,再用技術手段把自己包裝成知識產權方發起投訴。店家要么付費和解,要么承擔應訴失敗、產品下架的嚴重后果。再如,某圖片公司通過資本運作獲得各類圖庫的使用授權,再以國內企業未經授權使用圖庫為由發起訴訟,攫取了高額利益。這兩個例子中,前者涉嫌違法犯罪,后者也因知識產權的權益鏈條不夠清晰而飽受詬病,引發過不少爭議。

  稍加分析,不難看出這些“生意經”,圍繞的都是知識產權中獲取容易、認定容易、使用廣泛的類別。論對發展的意義,它不如科技創新、企業研發;論對社會的危害,它又不如冒用商標、山寨產品。這類知識產權的理想狀態,是有一套成熟、開放、價格合理的機制供社會大眾付費使用,形成良性循環。但它自身的特性和享受的保護紅利,又決定了其很容易淪為“碰瓷”的工具。新媒體的繁榮也是圖片知識產權的發展機會,但若媒體人面臨著不敢用、用不起的窘境,這個“生意經”就念歪了。只有加以正確的引導,充分發揮知識產權應有的價值,知識產權經濟才能真正健康發展。

  在西方的經典理論中,也有對過度保護知識產權的擔憂。例如舍瓦利耶的“專利流氓論”認為專利制度會成為少數人的搖錢樹、全社會的絆腳石;杰斐遜認為非稀缺的觀念不能構成知識產權等。這些觀點當然有局限性,但也包含著對知識產權的理性思考。在我們今天的知識產權保護實踐中,需要兼顧到方方面面,確保知識產權成為助力而不是阻礙。例如李佳琦日前申請將“Oh my God”和“買它”注冊為聲音商標,這在是否具有唯一性等方面引發了爭議,能否予以注冊認定,需要相關部門給出能站得住腳的理由。讓知識產權的保護避開“畫地為牢”的誤區,走向“智力護航”的藍海,我們能做的還有很多。